• <abbr id="RvGMg"><output id="RvGMg"><sup id="RvGMg"></sup></output><dd id="RvGMg"><q id="RvGMg"><param id="RvGMg"><select id="RvGMg"><q id="RvGMg"></q></select></param></q></dd><th id="RvGMg"></th></abbr>
  • <figcaption id="RvGMg"></figcaption>

      <small id="RvGMg"><span id="RvGMg"></span><dfn id="RvGMg"><del id="RvGMg"><option id="RvGMg"></option></del></dfn></small>
    1. <th id="RvGMg"></th>

        ?

        李白《大堤曲》“春风复无情,吹我梦魂散”全诗翻译赏析

        来源:海博学习网 www.exam58.com    发布时间:2020-05-30 15:17
        大堤曲
        李白
        汉水临襄阳⑵,花开大堤暖⑶。
        佳期大堤下⑷,泪向南云满⑸。
        春风复无情⑹,吹我梦魂散⑺。
        不见眼中人⑻,天长音信断⑼。

        注释
        ⑴大堤曲:南朝乐府旧题,乐府清商曲辞。起于梁简文帝,又作《襄阳曲》,李白沿用,写一女子对丈夫的怀念,地点即在湖北襄阳城外大堤上,与诗歌紧相关合。
        ⑵“汉水”句:言汉水流过襄阳。临:一作“行”。
        ⑶大堤:古迹名,据《一统志》、《湖广志》等记载,大堤在襄阳府城外,周围有四十多里,商业繁荣。
        ⑷佳期:《楚辞·九歌·湘夫人》:“登白薠兮骋望,与佳期兮夕张。”王逸注:“佳谓湘夫人也……与夫人期歆飨之也。”后用以指男女约会的日期。
        ⑸“泪向”句:谓望南云而流泪,因相思之人在南面。南云:南飞之云。常以寄托思亲、怀乡之情。晋陆机《思亲赋》:“指南云以寄款,望归风而效诚。”
        ⑹复无:一作“无复”。
        ⑺梦魂:古人认为人做梦时,是离开肉体的魂魄在活动。唐刘希夷《巫山怀古》诗:“颓想卧瑶席,梦魂何翩翩。”散:一作“断”。
        ⑻眼中人:指旧相识或想念的人。南朝梁何逊《霖雨不晴怀郡中游聚》诗:“不见眼中人,空想南山寺。”
        ⑼音信:音讯;信息!端问·范晔传》:“吾虽幽逼日苦,命在漏刻,义慨之士,时有音信。”

        参考译文
        汉水绕着襄阳城,大堤上春暖花开。
        在大提上想起了与佳人相会的日子,不禁望着南天的白云而热泪盈眶。
        本是多情的春风,如今也显得无情起来,将我的好梦吹散。
        梦中的眼中人不见了,想给她寄个音信,也因天长地远,而无由到达。

        创作背景
        大堤,在襄阳城外,周围四十余里。隋唐时,大堤一带商业繁荣,人口众多。梁简文帝作雍州十曲,内有《大堤》《南湖》《北渚》等曲,其源盖本于此。
        李白此诗作于唐玄宗开元二十年(732),当时李白曾一度离开安陆(今属湖北)北游襄阳(今属湖北)。这首诗当作于李白游襄阳之时,是怀人之作。

        赏析
        《大堤曲》是唐代大诗人李白的作品。此诗写恋人失约之痛。“佳期大堤下”,“不见眼中人”是全诗的脉络。首二句写景,与失约之痛成反衬;三四句言本相约大堤,不见对方赴约,故南望而流泪;五六句言不唯不见,就连相见之梦也不作,而归罪于春风“吹散”;末二句言因不见恋人,觉时光过得很慢。全诗意似直述,笔实曲折,显示出情深意远,婉转流丽的特点。
        此诗开篇即写大堤。大堤东临汉江,春来堤上百花盛开,堤下绿水溶溶。一个“暖”字复盖着江水、江花和岸上的千家万户,自然这其中也有遍历名山大川远道而来的李白。这里,“江城回绿水,花月使人迷”(李白《襄阳曲四首》其一);“水绿沙如雪”(其三)。触处生春,不禁撩动人的多感心怀。所以这个“暖”字又有很重的感情分量。于是自然地转入下面的抒情:“佳期大堤下,泪向南云满。”旧时以“佳期”指男女的约会!毒鸥·湘夫人》:“登白薠兮骋望,与佳期兮夕张。”王逸注:“佳,谓湘夫人也。”约而不得见,因此“泪向南云满。”晋·陆机《思亲赋》云:“指南云以寄钦,望归风而效诚。”陈·江总《于长安归还扬州,九月九日行薇山亭赋韵》云:“心逐南云逝,形随北雁来。”陆云《九愍》:“眷南云以兴悲,蒙东雨而涕零。”南云、归风、东雨,本是寄兴之作,后人引申为思亲和怀念家乡之词。这里似用前人诗意。不过也可以有另一种解释。此诗与李白《寄远十二首》其五诗只前三句文字不同,该诗云:“远忆巫山阳,花明绿江暖。踌躇未得往,泪向南云满,春风复无情,吹我梦魂断。不见眼中人,天长音信断。”写所思之人在巫山,巫山在襄阳南,故云“南云”。李白两次漫游都到过湖北,这位念远之人,可能就是他自己。但也不妨看作是泛指。旧时襄阳,不仅为商业重镇,且为南北交通要衢,往来伫足人多,送往迎来的人也多。李贺《大堤曲》便说:“莲风起,江畔春,大堤上,留北人。”“莫指襄阳道,绿浦归帆少。”那么,思乡念远的实不止李白一人。
        远望南云,热泪盈睫,“佳期”既误,结果只有寄情于梦。可是“春风复无情,吹我梦魂断。”从岑参的“枕上片时春梦中,行尽江南数千里”(《春梦》)的希望终于得在梦中实现的欣然快意,到张仲素的“袅袅城边柳,青青陌上桑。提笼忘采叶,昨夜梦渔阳”(《春闺思》)的梦后仍未能忘情,梦中相会,确实给了人们无限安慰。如今却是由于春风无情,吹破幽梦,使人不能长在梦中相会。古乐府《子夜春歌》:“春风复多情,吹我罗裳开”。与此两句含意相反,而遣词造语上却不无影响。“散”一作“断”。断,截断,折断。杜甫《哀王孙》:“金鞭折断九马死。”给人一种戛然而止的意象。散,表示逐渐散开,逐渐远去。“吹”而“散”,则梦在脑海中是一点一点淡化,最后无影无踪了。“梦”之于人,事实也是这样。“春风不相识,何事入罗帏?”(李白《春思》)微露谴责意。这里说“春风复无情”,“复”者,又也。“无情”,已令人难堪,何况其“复”!表面上不见怨意,实际怨怀尤深。这个“复”字上与“泪向”紧相呼应,下启结束二句:“不见眼中人,天长音信断。”“眼中人”指所思者。佳期误,梦魂散,音信断。这一连串的打击,岂不令人黯然神伤!这种境况,在不少诗人笔下是会写得“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”的。但李白表现得“雍容和缓”(朱熹语),神清骨秀,正是“幽秀绝远俗艳”(《唐宋诗醇》)的。
        这首小诗意似直述,笔实曲折:先地点,后时令,从一个“暖”字中暗传出春来人的感情的跃动。接下六句,情思绵绵,直至尾句。“佳期”二句,似见离乡远别的客子伫立大堤上,目送南天云彩,魂为之销。“春风”二句折回,此情此景,似是“昨夜夜半,枕上分明梦见”,那也许是“语多时,依旧桃花面,频低柳叶眉”(韦庄)吧?诗人没有说,妙在可引起读者种种揣想。意味隽永。最后结以“天长音信断”,更觉余味无穷。楚天辽阔,百花竞放,百鸟争喧,雁鸣晴空,人却是别一番心情。此刻,“断”者,音信也;而情,不仅未断,却更绵邈无尽了。天才纵逸的李白,即使从这首短章中,也可看出它的情深意远,婉转流丽,完全超脱六朝乐府的“轨辙”,而使“古今诗格于是一大变”(胡应麟《诗薮》外编)了。




        相关阅读:

        李白《独不见》阅读答案及全诗翻译赏析
        李白《赠友人三首》“人生贵相知,何必金与钱?”
        李白《秋登宣城谢朓北楼》“两水夹明镜,双桥落彩
        李白《宿五松山下荀媪家》“田家秋作苦,邻女夜舂
        李白《入清溪行山中》阅读答案附赏析
        李白《秋风词》“长相思兮长相忆,短相思兮无穷极

        有帮助
        (2)
        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     ?